<sub id="tn1j3"></sub>
    <big id="tn1j3"></big>

    <output id="tn1j3"><i id="tn1j3"><track id="tn1j3"></track></i></output>

    <cite id="tn1j3"><b id="tn1j3"></b></cite>

        惠州物流公司
        專業
        所以快捷
        誠信
        所以安全

        同城配送平臺有哪些,同城物流配送價格表

        瀏覽:51 作者: 時間:2021-09-19
        林城在杭州已經三年,他的工作一直是“送東西”。但他已經換了三個平臺。從快遞公司,到外賣平臺,再到同城配送平臺,每換一次收入都更高。 與送快遞相比,送外賣和同城配送,效率更高,因此單量更多。 林城的就業軌跡,也顯示出配送領域的變遷。從最早快遞公司們在各個城市設立站點,到后來同城配送平臺承接了部分物流末端的配送服務,再到有專門從事社區配送的公司,范圍越來越小,配送越來越快。 同城配送是隨著餓了么、美團...

        林城在杭州已經三年,他的工作一直是“送東西”。但他已經換了三個平臺。從快遞公司,到外賣平臺,再到同城配送平臺,每換一次收入都更高。

        與送快遞相比,送外賣和同城配送,效率更高,因此單量更多。

        林城的就業軌跡,也顯示出配送領域的變遷。從最早快遞公司們在各個城市設立站點,到后來同城配送平臺承接了部分物流末端的配送服務,再到有專門從事社區配送的公司,范圍越來越小,配送越來越快。

        同城配送是隨著餓了么、美團、百度外賣等平臺興起,而發展起來的本地生活服務,面對的是用戶對即時送達的需求。目前,同城配送承接本城市商家的送貨服務,也承擔順豐和圓通、申通等物流企業最后一環的同城配送服務。

        去年發布的《2018快遞員群體洞察報告》顯示,中國快遞員的數量已經超過了300萬人,比2016年的從業人數增加了50%。根據國家郵政局的數據顯示,2018年全國的包裹量已經超過了400.6億件,最新的2019年1月份包裹量已經達到了45.2億件,同比增長13.5%。

        運送量還在增加,消費者對于配送的速度和質量要求越來越高,也反推這個領域的玩家們做出改變。

        同城配送領域已經經歷了諸侯爭霸的階段,閃送、達達、UU跑腿、點我達等玩家,在過去的幾年內激烈競爭,跑馬圈地。順豐、圓通等傳統快遞企業也前所未有地重視起了同城業務。在這一波大戰中,也有玩家們瞄準了社區配送服務,在戰火中分得一杯羹。

        今年4月,京東快遞面向商家和個人推出特瞬送同城服務,最快可實現30分鐘送達,同城配送戰火升級。大小玩家同臺競技的同城配送,正變得越來越熱鬧。

        矛盾顯現,需求多樣

        快遞行業隨著電子商務興起,短短十幾年間,依靠加盟模式遍布中國各地。除了順豐采取直營店之外,其他包括三通一達在內的快遞都靠加盟模式,建立起橫跨省際、城際,各地的倉儲站點。

        對于企業而言,加盟是更低成本的擴張方式,但這個模式的弊端是很難管理所有的加盟商和代理商,導致了效率低、服務差等各種問題。

        “加盟商擁有調度權和定價權,這其實是很重要的兩個權利,但是快遞企業很多業務外包給加盟商了。比如說,有些地方的快遞員不穿制服,總部也很難管理?!秉c我達創始人趙劍鋒告訴鋅財經。

        點我達的前身是點我吧,最早是提供第三方外賣服務的公司。由于外賣對于即時送達的要求很高,點我達自建了物流體系。這個體系,后來不僅僅承接外賣,也承接本地B2C、C2C的本地配送需求。

        2015年,點我吧轉型成為即時物流配送平臺點我達,采取眾包模式進行配送。

        趙劍鋒提到,本地生活服務里,跟即時物流相關的所有業務產品,點我達已經形成全場景覆蓋,這些場景里,也包括物流末端的配送。而這個工作,原本由快遞公司在每個城市的站點負責,現在點我達成為站點的配送服務商。

        整個快遞的體系里,末端的管控是粗放的,也是最有改善空間的。”趙劍鋒介紹,物流末端一直是快遞公司管理成本最高的一個環節。

        對物流企業來講,既要保證利潤,又要把細致的物流末端做好,所需要的成本很高。但隨著消費者對于配送服務的需求和要求越來越高,物流企業不得不考慮不能尋找解決方案。

        為了解決快遞員送貨和用戶收獲時間的協調,目前一些快遞企業的解決方案是設立快遞柜。但這僅僅是方便快遞員進行快遞的投遞,并沒有解決最終的問題:用戶希望快遞員又快又好、準時地將快遞送上門。

        與此同時,趙劍鋒發現,從外賣開始,本地物流配送體系還可以送鮮花、送水果、也能送快遞,主要采取的是眾包模式,快遞員隱藏在城市的角落,隨時接單進行配送。

        他告訴鋅財經,在組建起物流隊伍后,針對即時配送場景,點我達每單的配送成本在不斷降低,而配送的質量卻在提高,平均每單的配送時間只需要30分鐘,準點率大約在98%左右。而送快遞,則成本每單只要一元多,和原來整個快遞行業的末端配送價格差不多。

        這個成本,意味著物流的末端生意,成為了本地物流配送公司的蛋糕。

        這塊蛋糕迅速成為點我達、達達、閃送、人人快送等企業的戰場。閃送近期宣布已經進入222個城市,覆蓋1.39億用戶,主要響應即時需求,45分鐘內完成配送,UU跑腿和達達等也陸續獲得巨額融資,彈藥充足。

        趙劍鋒告訴鋅財經,第三方配送平臺承接物流末端生意,可以通過點我達平臺實時知道每個配送員的動態,而不再是等待加盟站點匯報。這相當于打破了信息壁壘,“信息透明后,調配權和數據都可以在自己手上。

        本地服務的需求崛起,加上承接物流末端的生意,同城配送很快成為配送體系中增速最快的一環。據艾瑞咨詢《2017年中國即時物流行業研究報告》顯示,從2015年起,即時物流行業年增長率皆超過50%,2019年即時物流行業訂單量將達到159.2億。

        這些玩家,都試圖打造一小時同城配送體系,而在他們壯大了以后,更多中小玩家,卻瞄準了更小的配送半徑和更短的配送時間,做起了30分鐘到家、甚至是15分鐘到家的生意。

        社區配送興起

        用戶對于配送的要求越來越高。

        點我達CMO楊璐告訴鋅財經:“在新零售和消費升級的大環境下,短距離的同城配送的需求正在被不斷的挖掘和激發?!?/p>

        點我達挖掘的是同城的配送體系,而粉絲生活挖掘的則是社區的配送體系。

        粉絲生活創始人鄭春陽告訴鋅財經,用戶對于配送需求和服務要求的提高,讓配送的最后100米,同時也是高頻場景的社區,出現了較明顯的痛點,這也是未來所有新零售企業的基礎環節。現在快遞是傳統電商的末端,而未來社區快遞將是新零售的前端。

        目前,粉絲生活主要打造的社區配送體系,在解決傳統快遞配送痛點難題的同時,也在建立新零售的配送體系。

        粉絲生活服務站

        鄭春陽認為,目前的快遞+便利店以及快遞柜沒有從根本上解決用戶的需求,只是緩解了快遞員的配送壓力,站在用戶的需求角度未來社區派送仍然有很大的需求痛點。未來社區會是同時存在多種形態,一種是客戶上門店和快遞柜自提,另一種是送貨上樓。

        新零售必將產生對應的新快遞模式來匹配。

        粉絲生活的模式,是以社區為單位設立綜合服務站。鄭春陽表示,以四通一達、順豐為代表傳統物流以及菜鳥裹裹都有類似的社區站點,但都有難以解決的痛點。物流公司自建的社區站點在戰略層面缺少跨界的賦能,同時也存在同行相互抵制的矛盾。

        而粉絲生活作為三方平臺,能夠接收所有物流公司的快遞,由粉絲生活的快遞員送貨上門,相當于粉絲生活成為了快遞在每個社區的站點,可以根據用戶的時間隨時上門進行配送。這既解決了快遞公司需要多次投遞的問題,同時也解決了用戶不在家收不到快遞的問題,由于粉絲生活亦是常駐社區的模式,用戶也可以預約上門派件。

        瞄準社區配送的,并不是只有這一種方式。一心生活,就讓家政阿姨們干起了配送的生意。

        一心生活曾探索過和社區物業合作,提供零售、配送等便民服務,其中,送貨上門服務,配送費一單只需要2元錢,“我們一個阿姨配送成本2元,京東到家6元,每日優鮮6元,美團外賣6元,我們這么便宜,是因為我們阿姨就在小區里。我們這里有三種阿姨,做飯阿姨,保潔阿姨,幫工阿姨?!币恍纳顒撌既嗽茲f。

        對于一心生活來說,e家潔此前和物業的合作基礎,給了它發展助力。云濤介紹,目前一心生活簽約了13個物業。一個個物業公司簽下來,令他沒想到的是,社區中閑置的空間那么多。

        大空間讓一心生活得以建立起較大的倉庫,目前一心生活賣的生活用品,包括洗發水、沐浴露等標品,以及蔬菜、水果等,15分鐘就能實現配送到家。

        云濤也提到,一些品類,類似魚、肉、蝦,社區的用戶就更愿意從生鮮平臺點,而不是從一心生活下單。所以后來他就減少了這些品類,而主打生活用品。

        與粉絲生活相比,一心生活除了承接部分快遞外,還打造了自己的零售體系。在末端配送環節,增加了更多品類。云濤介紹,目前品類的擴展,是同城配送服務的競爭點?!罢l能在單位密度里,擴展更多品類,就能在這場戰里有優勢?!?/p>

        云濤提到,目前一心生活的小區平均單量在一兩百單,“這個數字目前還沒人在小區里實現?!?/p>

        爭奪蛋糕

        同城配送的蛋糕爭奪,已經進入白熱化的階段。

        中國即時配送平臺,從2015年外賣興起就已經出現,在2017年餓了么收購百度外賣后,餓了么蜂鳥、美團、新達達曾經呈現三足鼎立的態勢。艾媒咨詢報告顯示,2018Q1中國即時配送平臺訂單量占比分布中,餓了么蜂鳥配送占比最高,達30.2%;其后為美團專送、新達達,占比分別達24.1%、23.9%。

        但是這個格局正在受到沖擊,越來越多的玩家進入分這塊蛋糕。

        這其中也包括快遞公司們,2017年,圓通推出計時達,去年4月,韻達推出云遞配,順豐去年也推出同城急送,全峰快遞與宅急送則分別推出“即時配”與“O2O閃送”業務等。

        同城配送的創業者們也開始尋求合作伙伴。2016年,同城配送的早期玩家達達,與京東集團旗下O2O子公司“京東到家”合并。

        2018年1月,美團外賣、UU跑腿、閃送、鄰趣、快服務共同發起“共享配送工作委員會”,成立“共享配送聯盟”。

        2018年7月,菜鳥網絡今日宣布,以眾包業務和其他業務資源及2.9億美元現金戰略投資最大即時物流平臺點我達,成為其控股股東,這是迄今為止,國內即時物流領域最大的一筆投資。

        在完成這筆融資后,趙劍鋒告訴鋅財經,物流企業創業最好結局是“嫁入豪門”,同時表示,即時物流的戰爭還要繼續,但是已經進入集團軍作戰的階段。

        點我達曾經經歷過最激烈的競爭,在競爭伙伴紛紛獲得巨頭加持的猛烈戰火中,點我達差點因為融資問題倒閉。

        在2019年3月9日開的年會上,趙劍鋒回憶過去十年的九死一生,提到了多次資金緊張,2014年,還是外賣配送平臺的點我吧成立僅僅一年就虧損380萬,2016年因為融資不順,1000多位員工離開,2016到2017年,點我達是24小時現金流支撐的模式,大客戶當天不打錢,第二天他就發不出工資。

        隨時會死的狀態,體現出當時戰況的激烈,也顯示出這個模式的燒錢。融資,幾乎是這個領域的玩家,必須要持續的事情,因為早期的市場,燒錢、補貼是必須要經歷的階段。

        2018年,幾家同城物流就陸續完成了巨額融資,2018年7月,點我達獲得菜鳥網絡的2.9億美元戰略投資;8月,UU跑腿宣布獲得2億元B輪融資;三天后,達達-京東到家獲得京東沃爾瑪的5億美元投資;8月28日,同城1小時速遞品牌“閃送”宣布,完成6000萬美元的D1輪融資。

        在這一場資本助推的競爭中,頭部玩家的貼身競速賽還在進行。從最開始追求的快,到現在,各家已經開始比拼服務和精細化運營,各平臺將服務標準化、系統化作為重點,提升用戶體驗,增強舊用戶粘性和吸引新用戶,市場也過了價格戰的階段。

        頭部玩家依靠巨頭在進行“集團軍”作戰的時候,小玩家們也在尋求自己的一線生機。

        云濤告訴鋅財經,現在很多的社區電商或者新零售模型下,并沒有考慮到配送環節的重要性。實際上,當更多的消費場景回到線下之后,配送人員便是在整個商業模式中和顧客交流的最后一環和唯一一環。特別是在搶占用戶的初期,在線上體驗感幾乎同質的前提下,配送環節也成了影響用戶體驗感的重要因素。

        一心生活培養的阿姨團們,云濤認為可以增加用戶粘性,這一點在社區中是一個優勢。在云濤看來,年紀稍長的阿姨不僅能夠給用戶帶來親切感,常駐的模式更加能增加用戶的信任感和安全感。

        鄭永泉也告訴鋅財經,在社區里做配送生意,最重要的就是體驗和便捷。而粉絲生活接下來要做的就是將寄存在自己門店的快遞,并通過社區配送服務延伸打造社區生活助理,更快更好地送到每個用戶手里。

        同城配送的戰爭依然激烈,想要保持優勢,要隨時對行業保持敏感。趙劍鋒提到:“在物流行業,上游決定了下游玩家的生存空間,上游有變化,下游要馬上做出相應的改變。

        在线A片永久免费看无码不卡

          <sub id="tn1j3"></sub>
          <big id="tn1j3"></big>

          <output id="tn1j3"><i id="tn1j3"><track id="tn1j3"></track></i></output>

          <cite id="tn1j3"><b id="tn1j3"></b></cite>